阿龙宗诗选




 

蝶群

作者:阿龙宗 俄罗斯

791人阅读
宅院旁的树枝的上空,

它们在接近正午的炎热中复活,

恰似五彩缤纷的少女的发带

千万枚切片在飞舞,

就连沙地上的丁香花丛

也用它们的颤动发出和声,

这时它们中两只最美的,盘旋着,

飞落您的鬓发。


1965年

相关推荐

我将一把烧焦的头发

我将一把烧焦的头发

撒在你的杯子里。

既不能吃,也不能唱,

既不能喝,也不能睡。

青春呀,也没有什么欢乐,

糖块也没有什么甜味,

在漆黑的夜晚,也不能

与年轻的妻子亲热和温存。

正如我金色的头发

变成了一堆灰烬,

你青春的岁月

也变成了白色的冬天。

你将变得又聋又哑,

变得像苔藓一样干枯,

像一声叹息一样逝去。

1918.10.21

迎春哀曲

迎春哀曲……是你,曾经安慰过我的人。——热拉·德·涅尔瓦

风雪没有饮酒却醉了,
在松林里不再发狂,
寂静象是奥菲丽亚
通宵为我们伴唱。
我仿佛看见一个人影,
他竟与寂静化为一体,
他先是告辞,后又慨然留下,
至死要和我在一起。

1963年

乌兰汗译 …

金言


秋说:"我要让万物一片金黄"。
冬说:"一切将如我之所想"。
春说:"冬天呵,哼,你就等着瞧吧"。
春来了。满山遍野春装。

太阳金光万道。毛莨一片金黄。
河水翻波逐浪,小溪潺潺欢唱。
万物欣欣向荣,草地绿意盎然。
田野油润河水流淌。

河水不到之处,草木葱笼,
金黄的蒲公英转眼一片凋零,
秋的话说完了。春天也已过去。
喏,就连冬也过去了,当时一味逞雄。 …

无论什么都不要说

无论什么都不要说,
不管什么都不要学,
如此痛苦和美好
像黑色野兽的灵魂:

无论什么她都不想学会,
不管什么她都不会说,
就像年轻的海豚,
在世界灰色的大海中游动。

1909年. …

致勃洛克(选九首)


(一) 你的名——手中的鸟

你的名——手中的鸟
你的名——舌尖的冰。
双唇只需一碰就行。
凌空抓住的飞球,
嘴里衔着的银铃。

抛进沉静池塘的石——
溅起的水声如同你的姓名。
黑夜马蹄声碎——
踏出的是你的响亮的名。
扳机对着太阳穴一勾——
响声就是你的姓名

你的名——啊,不能说!——
你的名——眸上的吻
留在眼睑上的冷的温存。
你的名——雪上的吻。
想着你的名字——如同啜饮
冰凉浅蓝色的泉水——梦亦深沉
1916年4月15日

(二)温柔的幻影

温柔的幻影,
潇洒的侠客,
你在我青春的生命中
充当什么角色?

身披雪的衣衫
你在蒙蒙中伫立着
雾霭稀薄。

不是风儿吹我
满城东藏西躲。
唉,已经三个夜晚
我总觉得冤家在追迫

天蓝的眼睛,
雪一般的歌手——
你给我招来灾祸。

雪的天鹅
在我的脚下将羽毛铺开。
羽毛纷纷扬扬
慢慢地在雪地上飘落。
我踏着羽毛
向门口走去,
门后——是亡殁。

他在兰色的窗外
为我歌唱,
他的歌声
像遥远的铃声荡漾,

像天鹅的呼叫,
把我召唤——
唤声悠长悠长。

可爱的幻影!
我知道,我梦中万物繁纷。
恳求你,施以慈恩:
消逝吧!阿门,阿门,
阿门。
1916年5月1日

(三)你随太阳向西边走去

你随太阳向西边走去,
你会窥见茫茫的暮霭。
你随太阳向西边走去,
风雪会把你的脚印掩埋。

穿过默默无声的雪障。
冷漠的你,从我窗前走过,
你是我心中幽静的光亮,
我的好人儿呦,你是上帝的使者。

我不会觊觎你的灵魂!
你的路程畅通不折。
我不会把自己的钉子钉入
你那被吻得苍白的手窝。

我不会呼唤你的名字,
也不会伸出双臂抒怀。
我只是面对蜡黄的圣颜
远远地朝你顶礼膜拜。

雪花漫天徐徐飞舞,
我会在雪地上跪下来,
那会儿是你在雪的寂静中
大步走过的地带——

为了你那神圣的名字,
我要亲吻那儿傍晚的雪埃,
幽静的光亮,神圣的荣耀——
我灵魂的主宰。

1916年5月2日

(四)野兽需要窝

野兽需要窝,
朝圣人需要路,
死人需要灵柩。
人人有自己需要的物。

女人需要说谎,
沙皇需要统治,
我需要颂扬——
你的名字。

1916年5月2日

(五)在我的莫斯科——圆顶灿烂红似火

在我的莫斯科——圆顶灿烂红似火,
在我的莫斯科——洪钟鸣奏声大作,
在我的莫斯科有成排的棺椁——
棺里长眠的是皇后与皇帝。

你不知道,克里姆林宫的霞光
呼吸轻松胜过大地任何地方 !
你不知道,我为你从晚霞到天亮——
祈祷在克里姆林宫里。

当你漫步 在自己的涅瓦河畔,
殊不知我正在莫斯科河的岸边
垂首伫立,一盏盏路灯
已在眨眼灭熄。

我爱你爱到彻夜不能合眼,
我听你倾诉听到彻夜失眠——
直到敲钟人在克里姆林宫大院
从梦中惊起。

可是我的河渠——与你的河渠,
可是我的手臂——与你的手臂
不能相聚,只要晚霞追不上晨曦——
就是我的欣喜。

1916年5月7日

(六)以为他——不过是个人

以为他——不过是个人!
迫使他——死去。
他死了。永远死了。
——请你们为死去的天师哭泣1

日落时分他在歌唱 ,
歌唱黄昏的绚丽。
三支蜡烛熠熠闪闪
好像是迷信的礼仪。

他浑身放射着光芒——
宛如滚烫的琴弦绷在雪原上。
三支蜡烛迎着发光的物体——
迎着灿烂的太阳!


啊,大家瞧——陷得多么深呀,
发黑的眼睑!
啊,大家瞧——断得多么惨呀,
他的翅膀!

黑色的人在诵读经文,
无聊的人群踱步彷徨…。。
——歌手已经成了死人
正在为复活欢畅。

1916年 5月9日


(七)那片树林的后边——应该是……。。

那片树林的后边——应该是
我住过的村庄。
爱情比我想像得——应该
更简单更清爽。

——喂,混蛋,累死你们!——
他欠起身,扬起鞭。
吆喝一声——抽了一下,
叮叮当当铃铛又响个没完。

枯槁可怜的庄稼地里
竖立着一根又一根木杆。
天空下,电缆线吟唱着
死亡之歌,一遍又一遍。

1916年5月13日

(八)马蝇成群,围着……

马蝇成群,围着无精打采的瘦马飞旋,
卡卢加家乡的红色土布,被风吹起如帆,
鹌鹑在啼叫,寥廓无垠的天,
钟声如浪,滚过起伏的麦田,
大家谈论德国人,直到谈得厌烦,
一个黄澄澄的十字架,耸立在蓝树林的后边,
暑热令人惬意,万物光辉灿烂,
还有你的名字,听起来如天使一般。

1916年5月18日

(九)瞧,他已疲于异国转战

瞧,他已疲于异国转战——
身为首领已没有侍卫。

瞧,他从山涧急流中捧水解渴——
没有了国土只剩个爵位。

本来他在那里样样俱全:
母亲,粮食,王国,部队。

你的遗产珍贵啊——要管理好,
无朋无友之辈!

1921年8月15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