狄金森诗选




 

你无法扑灭一种火

狄金森 〔美国〕

你无法扑灭一种火——

有一种能够发火之物能够自燃,

无需人点——当漫长的黑夜刚过——

你无法把洪水包裹起来——

放在一个抽屉里边——

因为风会把它找到——

再告诉你的松木地板—

江枫 译

人气指数 846 次阅读

加入收藏 0 个收藏

发布点评 0个点评

相关推荐

剖开这只云雀

剖开这只云雀,你将发现音乐

一卷卷,缠绕着如银丝

还未曾唱给夏日的早晨听

只留给你,当鲁特齐琴已变旧。

奔流,这热潮,你将看见

一波波,只为着你;

血红的试验!多疑的托马斯!

现在,你是否还怀疑这鸟儿的心意?

冬天结束

寂静世界之上,一只鸟的鸣叫

唤醒了黑枝条间的荒凉。

你想要出生,我让你出生。

什么时候我的悲伤妨碍了

你的快乐?

急急向前

进入黑暗和光亮

急于感知

仿佛你是某种新事物,想要

表达你自己

所有的光彩,所有的活泼

从来不想

这将让你付出什么,

从来不设想我的嗓音

恰恰不是你的一部分——

你不会在另一个世界听到它,

再不会清晰地,

再不会是鸟鸣或人的叫喊,

不是清晰的声音,只是

持续的回声

用所有的声音表示着再见,再见——

那条连续的线

把我们缚在一起。

头脑比天空更广阔

头脑—比天空更广阔—

因为—把他们放在一起—

一个会轻易地将另一个

包含—还包括—你—

头脑比海更深—

因为—拿着他们—蓝对蓝—

一个会将另一个吸收—

就如海绵—桶子—一般—

头脑刚好有上帝的重量—

因为—掂一掂—一斤对一斤—

他们会有所不同—如果不同—

就如音节不同于声音。

我听到苍蝇的嗡嗡声——当我死时

我听到苍蝇的嗡嗡声——当我死时
房间里,一片沉寂
就像空气突然平静下来——
在风暴的间隙

注视我的眼睛——泪水已经流尽——
我的呼吸正渐渐变紧
等待最后的时刻——上帝在房间里
现身的时刻——降临

我已经签好遗嘱——分掉了
我所有可以分掉的
东西——然后我就看见了
一只苍蝇——

蓝色的——微妙起伏的嗡嗡声
在我——和光——之间
然后窗户关闭——然后
我眼前漆黑一片——

灵石 译 …

不是关于事物的理念而是事物本身


在冬季刚刚结束的时候,
三月里,屋外传来一声干涩的*啼鸣
仿佛是一个来自他内心的声音。

他相信他听见了这个声音,
一只鸟的啼鸣,在拂晓或更早,
在三月初的风里。

太阳六点钟升起,
不再是雪地上一顶皱巴巴的羽绒帽……
它应该已经照到屋外。

这声音不是来自没边际的腹语术**,
这里也不是在长眠中褪色的纸浆模型***……
太阳从屋外照进来。

那一声干涩的啼鸣——它是
一个合唱团员,它的C音高过了合唱团。
它是庞大的****太阳的一部分,

被簇拥在合唱团的队伍中,
甚至更广。它就像是
对现实的一个新的理解。

* 干涩的,scrawny,原意是瘦骨嶙峋。另,“scrawny”的词形与“scream”、“screak”(尖叫、刺耳)相近,诗中用意不详。
** 腹语术,ventriloquism,诗中可能指打呼噜,或者回音。
*** 纸浆模型,papier-mache,法文,诗中可能指幻想的空中楼阁。
**** 庞大的,colossal,威严、崇高、令人敬畏的那种巨大。诗中是相对“腹语术”的“没边际的”(vast)而言。 …